巍廉胖子·LoFoTo

这个世界发生的一切都应该被拍下,都可以被拍下。
这里没有华丽的照片,只有我。

摄影的门外汉,现实的大Loser。随便按的快门,看心情后得期。
在照片之外,保持缄默。

waylliam@foxmail.com

我认识他很久了,因为他也一直在这一带混,患小儿麻痹,没办法从事体力劳动,从江西来,乞讨了20多年,这间房租金含水电一个月400多,他说一天也就能讨个一二十块,极偶尔运气好一天能有一百多。一瓶酒能喝一周,一包烟能抽三周。他说他67了,再过5年七十多了估计就要死了。我说你真的看这么开吗?他说那有什么办法,我从小没有爸爸,妈妈在78年去世了,人这一辈子有开心有难受,活那么长干嘛?我都受够了。说完他嘿嘿地笑了。

我问左边那位老爷爷为什么不回家睡觉,他说他都得到一点,等他儿子和老伴睡着了才偷偷摸摸回家睡,因为房子才60平,他儿子都没办法找女朋友结婚每天晚上工作回来都要吵架都要打他们摔坏了好多东西。无奈只好等他儿子睡着他才敢回家。“我都不用开灯都知道哪里有楼梯有台阶”大爷说到这显得很自豪,“只有睡着的人才能听懂我的笛声。”

她把婴儿放在路边一言不发,任谁问都一声不吭,报了警,警察过来一看摇摇头,说她三个小时前要跳江,被送到派出所,说送她回家,她就不停打自己脑袋,联系家人,家人都不理睬不愿意管她,说她是间歇性精神病,没有办法。之后,她就独自一人抱起孩子走进了黑夜里。

他曾经是一名全科的乡村民办教师,语文数学物理全都教,自从下岗之后,为了谋生,他从江西老家跑来福州,做着卖家禽蛋的小本生意。就算是妻子不理解,闲暇时仍在这逼仄的出租屋里练着毛笔字,颜真卿,王羲之,启功……他笑着说他想办一次书画展。想到了刘禹锡的陋室铭,孔子云,何陋之有?

福州年初的游神。队伍里几乎都是中年以上的大叔扛着大头娃娃,大叔说,现在年轻人也不来了,我们老了也渐渐没体力了也不知道能扛多久了,明年也不知道能不能再办了……

© 巍廉胖子·LoFo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