巍廉胖子·LoFoTo

这个世界发生的一切都应该被拍下,都可以被拍下。
这里没有华丽的照片,只有我。

摄影的门外汉,现实的大Loser。随便按的快门,看心情后得期。
在照片之外,保持缄默。

waylliam@foxmail.com

看到他的时候他躺在地上,我拍了一张,他站起来:你他妈拍啥拍啊?我没理他走了,然后他跟了几步路在后面叫住我,说,你能给我买瓶酒么?我愣了一下:你一定遇到什么事才躺在地上吧?他说,是。你要几瓶?四瓶吧。于是我和这位从东北跑来福州混社会的哥们在马路牙子边聊了起来,聊天的内容叫做,生活和爱情。

地点:
福州三坊七巷黄巷,唯美客文创聚落B栋

交通攻略-公交路线(最近):南街公交站(1路 8路 20路 66路 117路 121路)
交通攻略-地跌路线(最近):地铁1号线-东街口站;

Traffic Tips - The Nearest Bus Station : Nanjie Station (1st 8路 20路 66路 117路 121路)
Traffic Tips - The Nearest Subway Station : Subway Line 1-Dongjiekou Station

我认识他很久了,因为他也一直在这一带混,患小儿麻痹,没办法从事体力劳动,从江西来,乞讨了20多年,这间房租金含水电一个月400多,他说一天也就能讨个一二十块,极偶尔运气好一天能有一百多。一瓶酒能喝一周,一包烟能抽三周。他说他67了,再过5年七十多了估计就要死了。我说你真的看这么开吗?他说那有什么办法,我从小没有爸爸,妈妈在78年去世了,人这一辈子有开心有难受,活那么长干嘛?我都受够了。说完他嘿嘿地笑了。

我问左边那位老爷爷为什么不回家睡觉,他说他都得到一点,等他儿子和老伴睡着了才偷偷摸摸回家睡,因为房子才60平,他儿子都没办法找女朋友结婚每天晚上工作回来都要吵架都要打他们摔坏了好多东西。无奈只好等他儿子睡着他才敢回家。“我都不用开灯都知道哪里有楼梯有台阶”大爷说到这显得很自豪,“只有睡着的人才能听懂我的笛声。”

她把婴儿放在路边一言不发,任谁问都一声不吭,报了警,警察过来一看摇摇头,说她三个小时前要跳江,被送到派出所,说送她回家,她就不停打自己脑袋,联系家人,家人都不理睬不愿意管她,说她是间歇性精神病,没有办法。之后,她就独自一人抱起孩子走进了黑夜里。

© 巍廉胖子·LoFo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