巍廉胖子·LoFoTo

这个世界发生的一切都应该被拍下,都可以被拍下。
这里没有华丽的照片,只有我。

摄影的门外汉,现实的大Loser。随便按的快门,看心情后得期。
在照片之外,保持缄默。

waylliam@foxmail.com

北京北锣鼓巷,咖啡馆前的老爷爷。

他是附近唯一一个半手工做面条的人了,而且还是从街上就可以看到他在店里现做现卖的那种。但我进去询问他是否可以拍照时,他说,快拍吧,后天就要拆迁搬走了。我问他会搬到哪,他说,这老屋拆了就不做了,外面店面租金都要4、5千,转让费还要6万多,根本没钱做。我只拍到了他压面皮的画面,没有拍到压面条的画面,明天最后去他那看看,希望好运气。

白天骑赤兔的吕布。关羽在后面睡觉,因为要值夜班。

认真工作的 @再見陳生-chihato 还有敬业美丽的 @请叫我册册 。

PS:我也可以很清新。

晚安。

街头口腔医生对患者使用钳工技术中。

她仔细地把罐子里一毛一毛的硬币分成一元一堆,这是她和她老公给别人车胎打气慢慢积攒起来的。打气每次两毛。

早晨7点,蜘蛛侠们早已更换好高空的广告并回到地面。

什么?!你们居然问我拍摄时有没有和被摄者交流并征得同意?

拾荒者的“家”,墙上写着两个一大一小的“死”。

95岁,5代同堂。他睡着的姿势像想要抓住什么。

街头求着卖神奇藏药的小哥赐药的人们。你说这样的国民素质能没有传销没有邪教么?晚安。

© 巍廉胖子·LoFo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