巍廉胖子·LoFoTo

这个世界发生的一切都应该被拍下,都可以被拍下。
这里没有华丽的照片,只有我。

摄影的门外汉,现实的大Loser。随便按的快门,看心情后得期。
在照片之外,保持缄默。

waylliam@foxmail.com

“叔叔你是干嘛的啊?你一定是个探险家。”她转过头来看着我说。

她把婴儿放在路边一言不发,任谁问都一声不吭,报了警,警察过来一看摇摇头,说她三个小时前要跳江,被送到派出所,说送她回家,她就不停打自己脑袋,联系家人,家人都不理睬不愿意管她,说她是间歇性精神病,没有办法。之后,她就独自一人抱起孩子走进了黑夜里。

他曾经是一名全科的乡村民办教师,语文数学物理全都教,自从下岗之后,为了谋生,他从江西老家跑来福州,做着卖家禽蛋的小本生意。就算是妻子不理解,闲暇时仍在这逼仄的出租屋里练着毛笔字,颜真卿,王羲之,启功……他笑着说他想办一次书画展。想到了刘禹锡的陋室铭,孔子云,何陋之有?

福州是从初一开始到元宵前都有游神的传统,每个地方时间不太一样,有早上也有晚上,就是这片地方的保护神绕着自己的地盘转一圈,周围的信徒们出来拜神的活动。但随着城市化的进程,这种小时候过年常见的活动越来越少了。每一次都像是最后的狂欢……

福州年初的游神。队伍里几乎都是中年以上的大叔扛着大头娃娃,大叔说,现在年轻人也不来了,我们老了也渐渐没体力了也不知道能扛多久了,明年也不知道能不能再办了……

© 巍廉胖子·LoFoTo | Powered by LOFTER